哈喽,又到了给大家推荐小说的时间了,随着网络小说越来越流行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看小说的行列里。阅读网络小说成为了很多年轻人的娱乐方式,他们在阅读小说的过程中,似乎可以学到很多东西,最起码得到思想上的解放和自由,可以跟随作者的思想自由的遨游。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3本医生文,总有你中意的,希望大家喜欢!

第一本《陆先生,听说你喜欢我》作者:槿郗

简介:传闻医学界翘楚,军商世家的陆家二少高冷,不近女色,至今单身,殊不知他有个隐婚两年之久的律师妻。 你想离婚?” “恩。” “理由。” 她噙着抹笑:“根据婚姻法规定分局两年以上的是可以要求离婚的,这,算不算理由?” 后来,她倾尽所有,却换来一道如寒潭深水般不带半点温度的声音:“签字,离婚。” 再次相遇时,陆景衍才知道什么是一眼万年,有些东西似乎早已注定,却早已物是人非。 他问,“孩子呢?” 她嫣然一笑,双眸泛着冷漠:“打了。”

精彩内容:那低沉的音质感一点点侵蚀进她的心房中,缓缓抬眸,就见他节骨分明的大掌正熟练的在用棉签占着药水靠近她的脸颊,在他手里的棉签要碰到她时,身子下意识往后缩了下。“别动。”却不想,肩膀被他强硬拽过去,带有些力道的压住她,从凉唇里吐露出来的冷音也随即飘入她的耳蜗中。苏砚郗轻抿着唇瓣,微微觑起眉尖,似不太喜他的专制,但在感受到他手上的轻盈时,还是将心里那股不满给强压了下去。等陆景衍将她脸上的红肿处理好后,看了眼她乱蓬蓬的头发,觑眉:“把头发整理下。”苏砚郗张嘴却发不出半个音来,其实现在不用看镜子她就已经能想象到自己现在有多狼狈,尤其是在看到那些发丝飘落到地上时,她是真的有种想哭的冲动。“苏律师……。”

门外着急的声音传来,下秒,就见伊遥慌里慌张敲了敲办公室门走了进来,看到苏砚郗红肿的脸颊和蓬松的头发时,眼泪瞬间充盈着眼眶,带着浓郁的哭腔问:“苏律师,你……你没事吧!那老太太也太狠了吧!怎么能这样啊!对不起,苏律师,我……。”苏砚郗抬手整理了下头发,轻笑:“这又不是你打的,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,别哭了,这么大人了。”“陆……陆医生,苏律师没……没事吧!你看她脸都肿起来了,要不要紧啊?会不会……破相啊!”伊遥擤了擤鼻子,有些忐忑的看向坐在高背椅上的陆景衍,说到最后一句,哭腔更重了。陆景衍睨了眼苏砚郗的侧颜,不冷不热的开口:“恩,可能会。”“啊!那怎么办啊!苏律师,你都还没嫁人呢!要是……。”“咳咳……。”听到伊遥的话,苏砚郗下意识看向陆景衍,发现陆景衍也用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,瞬间有些不自然了,用力的轻咳了下,打断伊遥的话。(点击下方阅读全文)

第二本《医婚狂想曲》作者:柒签

简介:苏瑾眠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愚人节,不仅赖以生存的心理诊所被封,男友背叛,还被一个精神病患者给吃干抹净。试问,还有比她更加苦逼的人生麽?早知道他是霸道富贵的‘太子爷’,她才不会连挠带咬让他浑身是伤。早知道他是商业圈人人避之不及的‘冷血阎罗’,她更不会提裙子完事后拿五百块钱当小费甩他脸上?而让苏瑾眠更加耿耿于怀的是,这究竟是个套儿了?还是个套儿?当一段尘封的往事被勾出。当他将她压在墙角。“你只记得你念了他八年,可又明白我等了你十三年。”如果爱是一场偏执症,在她痊愈的时候,他已经病入膏肓。

精彩内容:直到在三年前‘巧遇’到那夜雨中的少年,依旧如初见时那样心悸。‘巧遇’到相识,相交,……还伴随一些小小的“偶然”,两人自然地走到了一起。苏瑾眠与生俱来的恬静外表,聪明的头脑,都令华之轩为之疯狂着迷。苏瑾眠发自内心的喜欢,虽然她从未向华之轩提起八年前的雨夜。她的前半生里充满了,抛弃,恶毒,背叛!是这个温润如玉的少年,给了她温良淑德,表里如一,让她不再步入黑暗。也是他,让她尝到了什么叫撕心裂肺,无法呼吸。“苏小姐,这边请。”看着即将撞上圆柱的苏瑾眠,训练有素的服务生,巧妙的开口提醒,这句话惊醒了回忆中的苏瑾眠,“谢谢。”一双没有焦距的黑瞳,这才渐渐有了聚焦。

进了豪华的大包间,见祖启早已慵散的斜靠在宽大的沙发上,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根烟,食指轻叩,利落的弹掉烟灰。干净冰冷的脸上没有丝毫情绪。“苏小姐,请坐。”开口的是一名黑衣秘书。他戴上真丝手套,斟了杯茶递到苏瑾眠面前,温和的微笑显得有些职业化,僵硬而淡然。“谢谢。”苏瑾眠一双冰凉的手握紧了杯沿,想从这杯暖茶中吸取热量。“苏小姐,这是一份起草的合同……”黑衣秘书拿出一份理好的合同,递了过去,“你可以先看看,只要答应,你所欠下的五百万祖大少将不再追究。”“呃……”苏瑾眠微微一愣,合约?这个男人又想玩什么花样?接过那张张轻薄的纸张,她细细的查看了起来。上面写的很清楚,只要她决定出诊,治疗好租启的一些精神疾病,就可以免除五百万的欠款。只是,这吃住行都得跟着?而最为无语的是,不可武逆他的一切决定?更奇葩的是,衣着干净整洁,不可有丝毫污渍,碰如何属于他的东西都得带上手套?(点击下方阅读全文)

第三本《世界微尘里》作者:木浮生

简介:倾注了青春期所有憧憬写下的那封告白信,却阴差阳错地被另外一个人收到了。那一晚,一个越洋长途让曾鲤深深记住了这个人——艾景初。自卑如尘埃的曾鲤,曾以为自己再也无法提起勇气去爱一个人。所以面对两个人之间的暗流,她无视,逃避,退让。直到他逼迫她给他一个答案:“曾鲤,你的心还在吗?”“如果还在,我要拿走它。”他爱她,怜她,惜她,懂她,包容她。世上只有一个艾景初,幸运的是,世界这么大,她还是遇到了他。

精彩内容:“医生姓什么?”母亲到头又有点不放心了,反倒质疑起那位从天降临的医生来,“真的有经验吗?什么学校毕业的?职称是什么?是A大的正式老师吗?”曾鲤忍不住站在门口说:“嫂子,那位医生我认识,是A大口腔科的教授,挂他一个号要排好几天。我保证,真的是个好医生,你放心好了。”很短的时间,艾景初就跟着那位文经理一起出现了。他走得很急,根本没有注意到走廊上的曾鲤。艾景初进门,看到孩子正躺在观察床上,被母亲安抚着。他冷冷地说了句:“怎么能仰躺?哭的时候血呛到气管里怎么办?”他这句话虽然没明确是对谁说的,但是一屋子就那么几个人,孩子的父母肯定不懂,明明白白是葛伊疏忽了,她闻言一窘,急忙换过来。曾鲤在门外听见这句话,不禁缩了缩脖子。真的是好凶的一个人。

吴晚霞问:“是不是专家名医脾气都比较大?”曾鲤不置可否地笑了笑,她可不好意思背地说艾景初的坏话。“你刚才说你知道有医生指的就是他吧?”“是啊。”“这么年轻,这么帅,凶一点也值了。”吴晚霞叹道。 医务室虽说条件有限,但是基本的急诊用具还是有的。艾景初看了看孩子的情况,冷静地说:“金属插进孩子口腔下颚,好在不深,拔出来就可以了,但是口腔里不容易止血,我们需要缝几针。有条件去医院更好,但现在下不了山的话,这样也可以实施。”“没问题吗?”孩子的母亲问。“没有问题。”艾景初答,语气毋庸置疑。 艾景初细细地洗了手,消了毒,戴上手套,让孩子的父亲将孩子抱在怀里,让葛伊取了一支麻醉剂。(点击下方阅读全文)

好啦,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了,希望大家还看的满意,小编会陆续为大家推荐好看的小说的,你想看的小说我都有哦!欢迎在评论区留言互动!3本好看到炸裂的医生文,本本都是巅峰之作,第2本你绝对看过!

文章版权:Tt资讯网 - Tt资讯网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rtzma.cn/tt/44007358.html

转载请注明文章原始出处 !

评论已关闭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