◎林赶秋(作家)

越老大,越沧桑,就越庆幸自己曾经拥有过一段山栖谷饮的纯净童年。天蓝,山青,鸟语,花香。最难忘溪水清且浅,时而跌落成瀑,时而停瀦成潭,常和小伙伴们嬉戏其间,随手捡拾并抛出鹅卵石,水面便有涟漪荡起,或有泡儿连串绽开。西晋陆机《文赋》云:“石蕴玉而山辉,水怀珠而川媚。”我倒觉得,川因有鱼而媚。孩提之时,潭内鱼儿清晰可辨,皆若游于空中。大人在两岸之间拉网,彝胞在下游布置竹篓(美其名曰“渔箭”),都希望常得渔翁之利。我们则削竹为竿,贯虫为饵,钓起一串落霞与欢笑……

众所周知,《诗经》里也有很多鱼。那时的人们比我的少年时代更看重鱼、更爱鱼,甚至于有所崇拜。瞧!“河水洋洋,北流活活。施罛濊濊,鳣鲔发发。葭菼揭揭,庶姜孽孽。”《卫风·硕人》连下六组叠词,从水到鱼,从芦苇到姑娘,都显得那么的淋漓鲜活、自然美好!施罛,翻译过来,大意就是设渔网。罛音姑,是一种捕鱼的大网。《鲁诗》写“罛”作“罟”,字异而义同。《豳风·九罭》之“九罭”又名“緵罟”“数罟”,则为网眼细密的鱼网,三国时期的经学家孙炎所谓“九罭,谓鱼之所入有九囊也”,恐怕太呆板了。九形容网眼之多,未必为实指之数。

《邶风·谷风》“毋逝我梁,毋发我笱”透露的则是另一种捕鱼的绝妙组合。宋人严粲《诗缉》概括得极为言简意赅:“盖为堰以障水,空中央,承之以笱。”砌卵石将水流横截,中间留出一尾鱼大小的空缺,以略大于鱼身的笱口承接之,鱼误入后便出不来了。笱音狗,是一种竹制的捕鱼器具,口有倒刺,保管鱼有进无出。《小雅·鱼丽》之“鱼丽于罶”,写的即是这种进而难出的困境。《毛传》:“罶,曲梁也。”有些费解。宋人朱熹《诗集传》补充得比较细致通达:“罶,以曲薄为笱,而承梁之空者也。”罶据说也有倒刺,看来,跟笱的形制相差不多。

即便是破旧的鱼笱,照样能引发诗人的灵感,《齐风·敝笱》共三章,每章就均以同一句“敝笱在梁”起兴。如果“敝笱在梁”算是以烂为美或叫颓废美的话,那么《小雅·苕之华》“三星在罶”则算以空为美或叫缺憾美:参星朗朗在上,鱼罶空空在下,此时此刻,主人公“心之忧矣”,已不言自明。

成都晚报原创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
文章版权:Tt资讯网 - Tt资讯网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rtzma.cn/tt/86163203.html

转载请注明文章原始出处 !

评论已关闭

返回顶部